安心不甘示弱,好歹她即将是明家的二少奶奶。

    “我说的是实话,实话实说有什么不对,你父母就是小市民,所以才会有你这样的人,你对阿姨这么不尊重,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你爸妈的为人是何等的没素质,贫贱之人必然是贫贱的。”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

    整个气氛都凝滞起来。

    李萍眼底带着不可思议,被她突然的举动震在原地。

    安心则是愤怒的捂着脸颊,怒瞪着陈婉若,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陈婉若会动手。

    而且还是在明家动手。

    只有明景最属淡定,眼神极其的温柔,他宠溺的看着陈婉若,这股魄力他喜欢,不愧是他明景的女人。

    陈婉若手起手落间,自有一股干劲。

    明景对陈婉若的举动,可谓是相当满意!

    “陈婉若,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我。”捂着脸有些狼狈的安心怒视着陈婉若,愤怒的叫嚣着。

    贱人两个字成功的让明景黑了脸,冷了眸。

    “你再说一句。”

    明景挪步上前,阴冷的盯着安心。

    安心继续叫嚣着:“我说怎么了,陈婉若就是贱人,她凭什么打我,凭什么?”

    明景周身的阴冷压迫着众人,脸色阴沉的可怕,那一句句的辱骂,中伤他的女人,她真是该死!

    “明景,你想干什么,这是你弟妹。”李萍看到明景上前一步,生怕他会对安心动手,想也不想上前阻拦在两人之间。

    李萍内心对明景始终有些恐惧,明景为人她很清楚。

    安心看到他铁青的脸色,小心脏在颤抖。

    “阿景。”陈婉若牵住明景的手,两人视线相撞。

    明景宠溺的将她揽入怀中,深情款款,安心是嫉妒的,且十分嫉妒。

    凭什么陈婉若什么都比她好,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好,追求者众,而且还有一个好男朋友。

    在她得到明誉之后,原以为可以看到陈婉若狼狈伤心的模样。

    可转眼之间人家就嫁给了最年轻有为的明氏集团的总裁,明家的长子,明誉的大哥。

    在称呼和地位上压她一头,难道她这辈子都要被陈婉若压制?

    现如今又有一个疼爱她宠爱她的丈夫,嫉妒的小火苗只会越烧越旺。

    在心里头,她不止一次埋怨命运的不公。

    明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他的女人他来守护,转眼之间恢复了冰冷的面容,锐利的眸子落在安心身上,她冷不丁的抖了抖身子。

    “我从不打女人,若有下次绝不会心慈手软,记住了,我明景的女人容不得你们欺负。”明景霸道强势,字字句句带着高位者的强悍,更有他内心的温柔。

    他真是霸道,张口就是我的女人,昭示着他的权利,他的袒护柔情。

    这么霸道的明景,陈婉若目光复杂的看着他的侧颜,明景待她终究是好的。

    “你……你……阿姨,你看他们欺负人。”

    安心猛然扑到李萍身上,突然的动作差点撞到李萍,她后退两步这才稳住身子,眼眸中划过一丝的不悦。

    但也转瞬即逝,任由安心搂着她的手臂,诉说着委屈。

    看这情况,李萍也并不是真的很喜欢安心,她可没有眼花。

    李萍轻轻拍着安心的肩膀以示安慰。

    “明景,你老婆动手打人本就是她不对,你不但不责怪你老婆,还威胁安心,你说你是何居心,这里是明家,不是你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