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槿初心中暗道:“果然!”

    她早有预感,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大胆,毫不遮掩地现身了。

    她轻轻地笑了笑,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冷笑。

    这笑容中带着几分讥讽和戏谑,仿佛在嘲笑对方的拙劣表演。

    她缓缓地坐直身子,开始滑动轮椅。

    她故意选择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准备引诱对方出来。

    果然,那个人又一次跟了上来。

    他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似乎在等待一个机会。

    许槿初心中一动,开始加快轮椅的速度。

    她感觉到对方也加快了脚步,越来越近。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拐进了一处无人的通道。

    通道里没点灯,一片漆黑。

    那个人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跟了进来。

    他的脚步声在通道内回荡,与许槿初的轮椅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曲紧张刺耳的背景音乐。

    他紧紧地跟在许槿初的身后,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许槿初的心跳加速,她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已经近在咫尺,那是一种冷冽而紧张的气息,仿佛冬夜里的寒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许槿初猛地转动轮椅朝后看去。

    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个人的身影。

    他似乎被吓到了,愣了一瞬后,慌忙转身就跑。

    许槿初并未选择追上去,她一个受伤的人,想追也追不是。

    不过她已经大概猜到那人是谁了。

    许槿初她嘴角微微上扬,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眼中闪烁着光芒,仿佛在策划着接下来的行动。

    “小初,刚刚那个人是谁?”

    许槿晴急匆匆地找过来,满脸焦虑,气喘吁吁地向许槿初询问着。

    她的目光在四周徘徊,只来得及捕捉到那个神秘男人慌张逃跑的背影,却未能看清他的面容。

    一股强烈的不安笼罩在她的心头,她担心着许槿初的安全。

    然而此刻,她必须保持冷静,不能贸然行动。

    于是,她决定留下来守护着许槿初,没有追上去查看那人的身份。

    “我还不确定,先回去吧,我有点累了。”许槿初轻声说道。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虚弱,人一旦受伤,身体就会变得格外疲惫。

    她心里明白,要想继续接下来的行动,必须尽快将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

    ——

    在阴暗潮湿的拘留所里,王丽娜独自坐在角落,面容憔悴,双眼空洞,仿佛失去了灵魂。

    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绝望,仿佛被世界抛弃的孤儿,无处寻找温暖。

    她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骨节发白,仿佛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她涉嫌伤害许槿初的事实已经明确,证据确凿,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她知道,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她曾经拥有的幸福生活,瞬间化为泡影。

    她的家庭、事业、爱情,全部毁于一旦。

    然而,事情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丝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