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在玄衣卫里应外合的护送之下,商渡和姜穗宁顺利渡过滦河,回到了大军驻扎所在。

    一进营地,小卫将军就飞奔而来,扑通一声重重跪在商渡面前。

    “定国公……”

    年轻的小将军双目通红,喉头仿佛哽了千言万语。

    商渡只是拍拍他的肩膀,“都是军中袍泽,彼此守望相助是应该的。”

    他话锋一转,“但你不守军令,擅自出击,是否认罚?”

    小卫将军一愣,连忙大声应道:“末将认罚!”

    “嗯,等你伤好了,自去领五十军棍。”

    小卫将军心悦诚服地认下,又护送商渡回到中帐,亦步亦趋,不停追问他这些时日的情况,伤势养好了没有。

    商渡起初还分神应答了几句,见小卫将军迟迟没有离开的意思,终于忍无可忍地清清嗓子。

    “我要换药。”

    小卫将军这才想起被他挤到一边的姜穗宁,红着脸跑了。

    终于,帐篷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商渡再无顾忌,一把拉过姜穗宁抱了个满怀,头埋进她的颈窝,使劲嗅闻她身上安心的味道。

    姜穗宁任他抱了一会儿才想起,“我来帮你换药吧。”

    商渡还想推辞,“叫鹊十三……”

    未说完的话在她警告的眼神里消散,他无奈地笑了笑,抬起双臂,让她帮自己解衣。..

    层层衣料之下,掩藏着遍布伤痕的身体,新旧不一,层层叠叠。

    姜穗宁指尖颤抖,控制不住红了眼眶。

    商渡无奈轻叹,抬手抹去她眼角水痕,柔声哄着:“都是些皮外伤,养一养就好了。等回京后再让莫鹤行给我配些祛疤药膏,看不出来的。”

    “你骗人。”姜穗宁哼了一声,鼻音有些重,“他们都告诉我了,那火雷爆炸时你就在中心,怎么可能不受伤……”

    “我运气好,只撞了一下就被掀到一个小土包后面了。”

    商渡拉着她的手安慰,“一定是你给我求的平安符生效了,嗯,我们回去就还愿,捐多多的香火好不好?”

    姜穗宁只伤感了一小会儿,不好意思地吸吸鼻子,她可真没用,还要商渡这个伤者来哄她。

    定了定神,她小心细致地替他清理伤口上药,又重新缠好绷带。

    商渡看着她像小蜜蜂似的围着自己忙碌,唇边挂着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

    终于换完药,二人可以坐下来好好说会儿话了。

    姜穗宁问他:“你怎么想到装失忆的?”

    “我刚醒来的时候,脑子真有点迷糊。”商渡如实道,“但红莲教那帮人想骗我,说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我就知道不对劲了。”

    定国公哪怕失忆了也是迷之自信,坚信自己不会跟这些乌合之众混作一团。

    姜穗宁被他逗笑,又突然板起脸,“那个尹珠有没有趁机占你便宜?”

    商渡一本正经:“她倒是想,但我可是宁死不从。”

    他想起出征前姜穗宁再三叮嘱,红莲圣女是心腹大患,绝对不能放过。

    索性假装失忆养伤,不动声色收集那边的情报,尤其是那威力巨大的红莲火雷。

    这种大杀器若是不能收为己用,将来也会成为隐患。

    姜穗宁突然扑进他怀里,小心地避开他身上伤口,紧紧环住他的腰。

    “来找你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后悔,为什么要跟你说那些……”

    “红莲圣女跑了还可以再抓,可你要是出事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商渡感觉到绷带一凉,是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砸在上面。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