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姜穗宁醒来,还能闻到身上沾染的,若有似无的雪檀香气。

    原来昨晚商渡过来并不是梦,是真的。

    姜穗宁走到窗前,沐浴着晨间明媚和煦的日光,笑眯眯地伸了个懒腰。

    彩秀端着水盆进来,“小姐,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啊?”

    姜穗宁嘿嘿一笑,“耿小侯爷坠马,把骨头摔裂了。”

    彩秀一听,脸上也漾开笑容。

    “太好了,那他肯定没心思再找崔小姐的麻烦了。”

    姜穗宁一边洗脸一边含糊不清道:“摔得这么轻,便宜他了……”

    不过这还不是最值得高兴的事。

    商渡昨晚来告诉她,李琰终于被说服,决定争一争皇位了。

    想来不久之后,前朝后宫又要迎来云波诡谲的新变数。

    不过这些倒是不用姜穗宁来操心,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

    再过些日子,韩昭就要和程仁远成亲了。

    她早早就给韩昭放了假,让她回去安心备嫁,成亲当天做个美美的新娘子。

    眼看婚期将近,姜穗宁最近也没少往韩昭家里跑,帮她检查还有什么疏漏之处。

    “穗宁来了。”

    秦氏拉开门,一见到姜穗宁便笑容满面,“快进来,昭儿在她屋里呢。”

    不大的院子里堆满了扎着红绸的箱笼,一半是程仁远送来的聘礼,另一半是秦氏为女儿准备的嫁妆。

    放眼望去,一片红通通的喜庆色彩,叫人看着就心情舒畅。

    “我跟昭儿说好了,让她把这些都带回程家去。以后她们小两口自己过日子,也没个长辈帮衬,总不能太紧巴。”

    姜穗宁笑道:“谁说没有长辈,不是还有您这个丈母娘吗?您也不用太担心,百雨金以后每年的分红都会越来越多,昭昭早晚是个小富婆。”

    秦氏笑得眉眼弯弯,连连点头,“那就借你吉言了。”

    她拉着姜穗宁的手不住摩挲,“好孩子,若没有你一直帮衬我们娘儿仨,我做梦也不敢想自己能过上现在的日子。”

    “秦姨言重了,是天助自助者。”姜穗宁认真纠正她,“昭昭很好,无论在哪里都会做出一番事业的。”

    秦氏低低感慨:“眼看她就要成亲了,我昨晚……好像梦到了昭儿的亲娘。”

    虽然在梦里看不清那女人的面容,但秦氏就是有种强烈的预感,那一定是岳夫人的芳魂显灵了。

    秦氏抹着眼眶,声音哽咽,“岳夫人说她要谢谢我,谢谢我把昭儿养大,还送她出嫁……其实我才要谢谢她,昭儿就是她赐给我的宝贝……”

    姜穗宁听得恻隐,轻轻拥住她安慰:“岳夫人一定很欣慰,也是老天保佑,才让昭昭有您这样好的母亲。”

    “哎,你看看我,大喜的日子可不兴掉泪。”

    秦氏不好意思地抹脸,又指着房门道:“昭儿在屋里呢,你去陪她说说话,我瞧着她最近心情不太好,也就只有你能开解了。”

    要嫁人了心情还不好?

    姜穗宁疑惑地推门进去,就看到一片深深浅浅的红色,几乎充满了整个房间。

    韩昭趴在床上,正对着床尾那挂起的大红嫁衣发呆,眉心轻蹙,神情惆怅。

    “昭昭?”

    姜穗宁喊她一声,在床边坐下来,“你怎么了,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