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想怎么样?!”

    吕慈死死盯着张灵音,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

    “想帮他们解脱吗?那就亲自动手啊,你放心,我不会阻拦你的。”

    张灵音摊了摊手,他特意留着吕慈的老命,不就是想让吕慈好好欣赏这一出大戏吗?

    当然,如果吕慈不想看下去了,想帮自己的孩子们解脱痛苦,张灵音也是不会阻拦的。

    对于吕慈,张灵音没有丝毫怜悯。

    这老东西,为了得到八奇技,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了!

    圈养端木瑛,与其强行诞下吕家的子孙。

    将端木瑛当做生育工具,当做吕家掌握双全手的工具!

    可以说完全是丧心病狂,人道尽失!

    这种残暴之人,得到怎样的报应,都不为过!

    令人不寒而栗的渗人惨叫声,不绝如缕,还在奏响。

    守在吕家村里的吕家子弟,尽皆朝祖宅汇聚而来,看到吕忠、吕孝等人那副惨绝人寰的模样,他们皆是傻眼了!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家主,阿忠、阿孝,还有阿萍他们,这到底是怎么了?!”

    地狱般的场景,让那些小辈惊恐万状,止步不前,只有几名吕家老人,颤颤巍巍地,看向凝滞在原地的吕慈。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这些吕家人,差点以为这个世界彻底疯了!

    吕慈看也不看他们,不知从哪儿抓起一柄短刀,一步一步朝吕忠等人走去!

    旋即,便见他手起刀落,将吕忠的脑袋,率先斩落下来!

    猩红的鲜血迸发而出,染红了吕家祖宅碎裂的青石地板。

    惨叫声依旧此起彼伏,可那群围聚过来的吕家人,却只觉眼前一片发黑,脑海犹如炸裂了一般,只留一阵阵嗡嗡作响!

    他们瞪大了双目,看着疯魔了一般的吕慈,有一瞬间脱离了现世,以为身在噩梦之中!

    “家、家主?!你在做什么?!”

    一名老者率先回过神来,发出难以置信地嘶吼声!

    手刃亲人,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种畜生之事,就算吕慈再疯,也不可能做得出来!

    可事实上,他们就是亲眼目睹了!

    除非,吕慈的精神,被人控制住了!

    “张灵音?!你是天师府的张灵音?!说!你到底对家主做了什么?!”

    另一名老者很快反应过来,重重顿着手中的拐杖,朝张灵音发出怒吼。

    “够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罪孽!”

    吕慈再次挥刀,没有丝毫留情,在那群吕家人震怖的注视下,接连斩下吕孝、吕萍等人的脑袋。

    速度之快,连那些吕家老者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咻——”

    将吕忠等人的头颅斩下,吕慈蓦地将手中的短刀甩出!

    这最后一刀,是留给吕恭的!

    “噗——”

    短刀正中吕恭的脖颈,惨叫声,戛然而止!

    “啊——”

    有一名吕家小辈承受不住眼前这惨烈的一幕,发出一声惨叫,疯也似的地连滚带爬,逃离了祖宅。

    “家主……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那些吕家老人,神情呆滞,完全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会让吕慈,如此狠下心,连自家的子孙都斩杀了!

    要知道,“吕家的每一滴血,都很珍贵”,这可是吕慈亲口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