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之后,林有才将越王带了进来。

    越王刚刚踏入太平宫,看着屋中的人,便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徐思婉,这才跪下请安,“臣弟给皇兄请安。”

    陆君澈略微有些不满,却还是道:“起身吧。”他顿了顿,“昨日你的侍妾将王妃推入水中,导致王妃小产,此事你可知道?”

    “臣弟知道,但是臣弟了解了先后情况,王氏绝对不是狠毒之人,定是王妃故意如此!”

    陆君澈的脸色更是寒冷,“朕昨日命晚舟去府中行刑,你借口嘲讽皇贵妃,此事可真?”

    越王脸上这才划过一丝冷汗,倒是没想到皇兄对皇贵妃如此看重。

    “臣弟那是一时情急才...”他立马朝着江清月赔罪,“皇贵妃别见怪,都是臣弟的不是。”

    江清月只是微微抿了抿嘴唇,“王爷倒是不必向本宫赔罪,不过本宫有一事不明,王爷不让晚舟行刑,难不成是不将皇上的命令放在眼中吗?”

    他怎么知道那真是皇兄命令的!越王眼中的神色更是慌张,随即便是跪下,“皇兄恕罪!都是臣弟的不是。”

    徐思婉这才又跪下,“皇上,臣妾嫁给越王后便是百般遭受刁难,而如今越王宠妾灭妻害了臣妾腹中的孩子,臣妾请求皇上赐臣妾与越王和离!”

    “你胡说什么!”越王立马打断徐思婉,他倒是没想到徐思婉有胆子跟他和离。

    他可是皇室宗亲,徐思婉竟然敢跟他和离!

    “皇上!臣弟不允许!这个贱人若是与臣弟和离,那皇家的颜面要置于何地?”

    “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陆君澈打断了越王的话语。

    徐思婉的长相与江清琬有七分相似,如今越王却一口一个贱人,属实是碰到了陆君澈的底线。

    毕竟爱屋及乌。

    陆君澈对徐思婉也是会多几分怜惜的。

    越王神色一顿,显然是没想到皇上竟然会因此此事而发怒,“皇兄!”

    徐思婉更是哭得凄惨,“当年皇上将臣妾赐婚越王之时,越王便是对这道圣旨心生不满,他告知臣妾心中已经有爱慕之人,却被迫迎娶臣妾,心中实在是不愿。”

    越王见此事被说,连忙起身一脚踹在了徐思婉的身上:“贱人!胡说!”

    “大胆!太平宫倒还轮不到你放肆!”

    越王这才回过神来,随后道:“皇兄!我是你的亲弟弟!你为何要偏袒外人?”他顿了顿,随即看向江清月,“就是因为徐思婉与皇贵妃有三分像吗?”

    这句话更是直接让陆君澈怒火丛生,“和离一事,朕准了,你就滚回你的越王府好好反思反思。”

    徐思婉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臣女多谢皇上!”

    她改口改得倒是快,连江清月也是赞许地看了她一眼。

    越王倒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陆君澈将他府中的所有妾室都遣散了,那个王氏更是乱棍打死,越王如今已经是被幽禁在府中了。

    陆君澈叹息,“此事是朕对不住你,你朕会封你为郡主,在京中赐你一座府宅,日后你若是有了心上之人,朕会为你们赐婚。”

    徐思婉再次叩首,“臣女多谢皇上恩德。”

    “这几天你便先在皇贵妃宫中休养吧,等着身子好些了变搬到宫外的郡主府去。”

    “是。”

    江清月带着徐思婉回到了未央宫,看重徐思婉有些苍白的神色,她略微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