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大磊并不是有那欺负人的念头,而是觉得,一个男人,能愿意讨好孝顺老丈人跟丈母娘,那肯定是看在自家媳妇的份上。

    现在谢重能这般来讨好孝顺自己,也肯定是因为宝珠的缘故。

    正所谓,爱屋及乌。

    既然对方对女儿好,自己要是再板着脸,对谢重横鼻子竖眼的话,到时难做人的也只有自家闺女。

    所以,等第二天起来时,田宝珠就明显的感觉出。

    自家老爸对待谢重的态度一天比一天要好,甚至,聊起天来还挺投机。

    好不容易等到过年那一天,谢重和田宝珠的碗里,被各自夹了一个大鸡腿。

    他们对视了一眼后,同时出手,把炖的那只鸡的两边翅膀也扯了下来,放在了田大磊和程秀兰的碗里。

    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大笑起来。

    吃完年夜饭,田宝珠好不容易挨到过了十二点,再也忍不住,进屋倒下就睡着了!

    等起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被窝里,睡的好好的。

    甚至,还在她的枕头下面,拿到了一个红包,里面放着十块钱。

    起来梳洗完,田宝珠就急忙去找谢重,偷偷的询问他,是不是也拿了红包。

    谢重点了点头,然后很是老实的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红包,塞到了田宝珠的手里。

    见到他居然有两个,虽然上交了,可田宝珠心里还是有些发酸,没好气的说道。

    “你居然有两个红包?”

    “伯父只给了一个,还有一个,是我给你的。

    新年快乐,宝珠!”

    谢重见她吃醋的模样,甚是可爱,忍不住上前摸了摸田宝珠的脑袋,然后轻声说道。

    “你……你给我的?”

    田宝珠猛地抬头,一脸的茫然和不解。

    仿佛谢重去了京都后,学的很是油滑了不少,居然连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了。

    不过,她是土狗,她喜欢听。

    田宝珠清了清嗓子后,就对着谢重有些小傲娇的回道。

    “行吧,谢重,我也祝你新年快乐!”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弯了弯眉角,对着谢重甜甜的说道。

    看她这副小财迷的模样,再加上,自己喊她的名字,田宝珠也没有反对,谢重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快乐的日子总归是短暂的。

    虽说田大磊和程秀兰都准备把工作和院子卖了去京都,可时间哪有这么快的,而谢重读书报名的时间却是固定的。

    田大磊夫妻俩带着田宝珠,送谢重去了车站,等他上了火车,三个人这才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

    “我在京都等你们。”

    谢重从火车的车窗探出头来,对着渐渐变小的他们大声喊道。

    三人回到家里,离别的愁绪还没有完全消散,田老大就找上门来。

    “二弟,爸身体不舒服,你跟二弟妹带着宝珠过去看看吧!”

    说到这,眼眶还有些发红。

    听到田老大这话,田大磊的心头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