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裴鸢收到柳舒文的口信后,就立马出城调人去了。萧望川一言难尽地和裴鸢一起策马疾驰。

    柳舒文告诉他看到通缉犯的时候,他便让人去报了官,京兆尹立马点人出城去追。他也很眼馋抓住逃犯的功绩,可今日是他大婚的日子,总不能放着那么多的宾客不管,追一个逃犯吧?

    等前院的事情结束后,他放心不下柳舒文,偷摸去院子里看了看她。果然没让他失望,据丫鬟所说,她在进后院后的第一时间,就换了衣裳偷溜了出去。

    而接应她的人正是张可唯。

    好好好,张可唯她哥正好有个款项找他批,拐他媳妇这个账他记下了!

    “裴兄,你带了多少人马?”

    “五百。”他的兵捅山匪窝已经捅出经验来了,根本不用带那么多人出来。而且人带多了,到时候不好和皇上交代。

    一旁的京兆尹才生气,可恶啊,又是来和他抢工的!那个忠义伯是怎么个意思,穿着喜服呢还出来和他抢!

    这个逃犯就这么值钱吗!

    “将军,这里有脚印和车轴的痕迹,应该是往这个方向去了!”

    “跟上!”

    午时已过,太阳的威力逐渐衰弱下来。裴顺喜被五花大绑塞在轿子里,嘴巴也被堵上了。

    她惊恐万分,明明,她明明和姐姐计划的好好的,此时的她应该在忠义伯府的新房里,为什么会被绑到这里!

    他们分明抓错了人,为什么不将她送回去!

    “大哥,这儿够隐蔽了吧?”外面的男人停下轿子,“咱将这小浪蹄子先奸后杀,抛尸在这里,等官府的人发现,估计尸体都烂了!”

    听到这话,裴顺喜立马挣扎起来,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该死的人应该是裴笺才对!

    裴顺喜惊恐万分,而轿子已经停了,她还在恐惧之际,一双粗糙的大双伸进轿子里将她拖了出去扔在地上。

    裴顺喜狠狠砸在地上,只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要摔出来了。

    “嘿嘿,小浪货。”几个大汉色眯眯地看着她。

    “大将军的女儿呢,爷们我这辈子没见过,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哈哈哈,我们大哥的女人就是大将军的大女儿!大哥已经尝过千金的味道了,这个就先给我们玩吧!”

    诸如此类的话灌进裴顺喜的耳朵里,她已经害怕到不能思考。她在地上疯狂地蠕动,像个肉虫一样往远离他们的方向跑去。

    可才离开几步,她的腿就被人钳制住,然后拉了回去。

    裴顺喜如受惊的动物,疯狂踢动着自己的双腿。她好恨,她好恨!为什么自己今日没有一簪子杀了裴笺,哪怕鱼死网破,她也要让裴笺陪葬!

    是柳颜欢,一定是柳颜欢对她做了什么,所以自己的轿子才会被认错!

    而就在这座山之上,裴清云拎着刀缓缓下山。她如今的容貌已经大变,再没了以前那种面目可见的愚蠢,全然是狠辣。

    父亲和母亲为了保住家族的颜面,抛弃了她,将她送到庵子里去。那些老尼姑欺负她,让她做粗活,她便一把火将庵子烧了个精光!

    她现在就一个想法,谁欺负了她,她便叫人偿命!她不痛快,那大家就都不要活了!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