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这箱子虽然露在表面的箱体大体腐烂的差不多了,但埋在地底下的部分,居然还保存的挺好。

    徐清风把箱子小心翼翼的打开。

    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这箱子。

    腐朽不堪的箱子,直接被徐清风给抓了一块木头下来。

    徐清风乐了,扔掉手里的木头,他转而用掰的手段,清理表面的箱子。

    不一会,徐清风便掰掉了箱子的盖。

    其实这箱子,徐清风在看到大致的形状就知道这是一个药箱了。

    而且不是中医坐诊的药箱,而是长白山地区采药人进山采药携带的药箱。

    这种药箱,不常见。

    因为大部分采药人,进山都是带的背筐和背篓。

    这箱子怕是有些年头了。

    徐清风根据这箱子腐朽的程度,判断,这箱子,至少得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

    也就是说,刚才那骷髅,是前朝甚至更早的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猎人和采药人,进山再也没有出去的事情,不要太多了。

    这边,大憨二憨已经挖好了坑,把骷髅给安葬了。

    大憨还从旁边捡了一些石头,给他堆了一个简易的坟包。

    “兄弟,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就在这坟前树一个无名的树碑了。”二憨找了一根树,用开山斧敲入地下。

    两兄弟回到了徐清风身边,告诉徐清风,他们已经把这骷髅大兄弟给埋了。

    徐清风此时也已经清理出了木箱里的东西。

    东西还真不少。

    但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烂掉了,没有任何的价值。

    “老大,这骷髅兄弟,以前是个读书人啊,这么多的羊皮卷?”大憨看到箱子里有不少的羊皮卷,上面密密麻麻刻着许多的文字。

    “读书人,不好好在家念书,跑到这老林子里来作甚,我也是醉了。”二憨哭笑不得。

    徐清风...

    他被两兄弟那清奇的脑回路给整不会了。

    于是他跟两人解释起来,这骷髅的身份,并非是读书人,而是一个采药人。

    这所谓的羊皮卷,乃是他祖传下来的采药笔记。

    本来还有一些纸张记载的书籍,但没有保存下来,被时间腐朽成灰了。

    只有这羊皮卷,经过百年的沧海桑田,依然还保留着当时的面貌。

    大憨恍然:“老大,你懂的这么多。”

    “原来,这死掉的骷髅,生前是采药人啊!?”

    “老大,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这采药人也是来寻宝的。”

    徐清风点了点头。

    这个可能性很大。

    千百年来,长白山最不缺寻宝人。

    遍地都是探险家。

    其实徐清风他们何尝又不是这样。

    谁都想,在山里找到宝贝,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哪怕是在前朝封禁的那一两百年,也不乏偷摸着进入长白山寻药,寻宝的人。

    “大憨,过个几年,打猎不被允许之后,我们便也不再进山了吧。”

    徐清风开口道。

    钱是赚不完的,有钱了应该享受生活才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他们有实力,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未解之谜和潜在的危险。

    大自然是需要敬畏的。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