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为了防盗,地宫最里头的墓室上方浇满了火油,不能有一点火星。

    两人进来时带了夜明珠,此时,时煜将夜明珠凑进了那陶罐口,看清里头的东西,蹙紧了眉头。

    陶罐底层结了一层厚厚的,乌黑的东西,那层东西上面是六枚钉子,六枚钉子皆是钉头朝里摆放,间隔相同距离,形成一个圆形。

    卫清晏借着夜明珠的光,看清里面的东西后,瞳孔骤然一缩,因为震惊话便脱口而出,“底下那层干涸的东西,是女人经血和尸油。”

    而这些东西是用来做什么的,她却没说,也不知要如何说,她需要找到东西佐证自己的猜测。

    举高了手中的夜明珠,对时煜道,“仔细找,这里应该藏着一个铜像。”

    时煜颔首。

    先前就有推断,先帝身边养了鬼,如今得知这陶罐底下是女人的经血和尸油,而那钉子,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用来钉棺木的棺钉。

    便是卫清晏没有明说,看到这些,时煜隐约也明白了些什么。

    卫清晏让他找,定然是有原因的。

    忙学着卫清晏的样子,高举着手中的夜明珠,从琳琅满目的陪葬品里查找着。

    只是帝王的地宫太大,地宫中心四周是殉葬道,里面除了金银玉器,陶瓷器皿外,还有牛羊马等牲畜的骸骨,以及泥巴塑的太监宫女的泥人儿。

    目前他们还只查了摆放金银玉器的那条道,也就是在这条殉葬道中找到了那陶罐。

    要下地宫的事,时煜瞒了所有人,只带着卫清晏和蓝姝下了地宫,地宫有三重宫门,需得三人合力用内力才能打开。

    前日,冯若宝命人给蓝姝传信,皇帝这几日入睡便做噩梦,要么彻夜不眠,大抵是想到明义殿有鬼,被吓着了。

    蓝姝不放心,便率先回宫了。

    如今墓室只有卫清晏和时煜两人,也就意味着两人需得翻找三条殉葬道,这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可知铜像大致模样,大小如何?”时煜问道。

    听了这话,卫清晏因震惊而有些混乱的脑子逐渐清明起来,她默了默道,“不知,但不会很大,我们先从泥人那条道找。”

    先帝不想被人发现,极有可能将那铜像藏在泥人里面。

    时煜明白他的意思,运了内力率先将一个泥人儿敲的粉碎。

    这是最有效,也是最快的法子。

    若是从前,时煜定不会在先帝墓中做这大逆不道之事,但眼下,先帝在他心中,与恶魔无异。

    卫清晏更没顾及,只恨下墓的时候,没带把锤子来,那样比匕首更好用些。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卫清晏敲的胳膊都酸痛的时候,终于从一个太监模样的泥人腹中,找到了铜像。

    那铜像也只比时煜的巴掌大一点点。

    却让卫清晏的脸色极为难看。

    卫清晏让时煜将铜像放在地上。

    “要怎么做?”时煜问道。

    “沿着缝隙撬开。”卫清晏恨恨道。

    时煜什么都不问,匕首尖端刺进铜像侧身的缝隙里,手上一用力,铜像被一分为二。

    看清里面的东西,时煜顿时白了脸。

    铜像里头是个小小的人,准确说是一个小小婴孩干瘪的尸体,那尸体比寻常出生的孩子小上许多许多。

    “这……这是什么?”时煜声音有些发虚。

    卫清晏伸手握着他的手,“我猜这才是太后生下的那个孩子。”

    太后的儿子,也就是先帝亲子。

    先帝竟将自己的儿子弄成这样,“他对他做了什么?”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