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外室女抢我气运?玄门千金送她下黄泉 > 第193章 姜乐滢的悲惨人生开始了
    最新网址:www.ppxs.net

    可是要本王眼睁睁地看着她这么痛苦,本王怎么忍心?”

    景奕紧紧的抱着姜绾柚,倘若可以的话,他宁可代替姜绾柚遭受疼痛!

    “那能怎么办?没有办法的事情。”葛玄看了眼痛到脸色惨白的姜绾柚,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不然你问问她肚子里的孩子能不能帮帮她?”

    姜子牙突然说了句莫名奇妙的话。

    这若是寻常人,高低得骂上两句疯子,可偏偏大家刚才都看到了那神气了!

    但是,屋内几个人都知道,姜子牙的提议其实是行得通的。

    “我们跟他沟通想必是不行的,我们这等凡人也不敢亵渎神明啊,但是你们有血缘关系!你试试!”

    葛玄也插话,鼓励景奕试试,横竖就算惹怒了神明,倒霉的也是景奕,不会是他!

    景奕……

    他蹙起了眉,没人教过他怎么跟姜绾柚只微微隆起一丁点的“孩子”交流啊!

    那隆起的一丁点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出来!

    “你快点啊!”葛玄又催。

    景奕轻咳了一声,炙热的掌心隔着薄薄的衣料覆上了姜绾柚的小腹。

    “那个……能不能帮帮忙让你们娘亲不那么痛苦?”

    景奕语气干巴巴的,俊美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掌心下的皮肤似乎传来了一股暖意,让人觉得很舒畅。

    景奕蹙了蹙眉,视线落在手背上。

    “快看!脸色好多了!”

    “果然起作用了!不愧是神族啊!”

    葛玄和姜子牙的惊讶的声音拉回了他游走的神识,景奕慌忙朝姜绾柚看去,果然见到她的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紧蹙的柳眉也稍稍平缓了几分。

    “你是女孩还是男孩?”景奕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眼间的神情也柔和了下来,他低着头看着姜绾柚平坦的小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突然就喃喃自语了起来。

    葛玄……

    姜子牙???

    “不是说了阴阳双胎?一阴一阳定然是一个女娃娃和一个男娃娃啊!女娃属阴,男娃属阳……”

    姜子牙虽然难以理解,却还是皱着眉好好解释了一番。

    景奕这小子脑子这么聪明,怎么遇到姜绾柚的事情,就成智障一样了?

    “遭了!”景奕的手还按着姜绾柚的肚子,却突然抬起了头低呼了一声。

    “咋了?”葛玄被景奕一吓,手一抖杯子里的茶水洒了一半。

    “还没给孩子起名!”

    景奕声音低低的,葛玄和姜子牙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待会是不是得用晚膳了?”

    “咱们忙活这么久了,晚膳是不是得吃得丰盛一些?”

    “要不要提前让厨房准备?”

    “人呢?那些个伺候的下人呢?”

    ……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在他们提到下人的时候,有两个阴魂缓缓在二人身后显形。

    “贵客有何吩咐?”

    ……

    阴仄仄的声音响起,葛玄和姜子牙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哎哟妈!怎么都没声音的?”

    ……

    姜子牙拍了拍心口。

    那几个下人委屈巴巴地对视了一眼。

    “回贵客,我们是阴魂……没有声音的……”

    ……

    屋内有片刻的安静,甚至就连无比痛苦的姜绾柚,都抽空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要不然你们去准备晚膳?丰盛一些?”葛玄揉去了满身的鸡皮疙瘩,还是吃最重要。

    天色暗沉了下来,葛玄他们已经吃上了。

    姜绾柚还没融合完成,景奕便抱住了她,让她舒服的靠在他的肩头,默默地陪伴着她。

    将近半夜时分,姜绾柚嘤咛了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了眼中满布红血丝的景奕。

    “你被人打了?”姜绾柚嗓子嘶哑,一开口却叫人哭笑不得。

    景奕……

    “为夫守了你这么久,你一睁眼竟就开始嫌弃为夫了?绾绾!我们才成婚多久?你就要始乱终弃了吗?”

    景奕委屈了,他脑袋探进了姜绾柚怀中拱了拱,而姜绾柚肚子里的孩子,也像是可怜爹爹一般,缓缓地释放出了神气。

    前一秒,姜绾柚还有些内疚,想着说些好话哄哄他,结果下一秒!景奕一抬头,她竟然看到他无比清明的双眼,哪里还有半点血丝?

    甚至整个人看起来都满面红光的,精神气不要太好!

    姜绾柚???

    “你何时学会变戏法了?”

    姜绾柚觉得奇奇怪怪的,甚至还揉了揉眼睛,眼中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丫头啊,这得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哟!”

    葛玄躺在摇椅上,抽空瞥了二人一眼。

    姜绾柚怔了怔,她屋里什么时候有摇椅了?之前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啊!

    “我孩子怎么了?”

    姜绾柚双手抚上了肚子,感受到了那丝丝的神气,她的眉眼顿时温和了下来。

    原来是她的孩子救了她啊!

    “真是娘亲的乖宝贝!”

    姜绾柚轻笑,对着葛玄和姜子牙手一扬:“不出去吗?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吗?”

    这两老家伙不会想赖在地府了吧?

    活人在地府能久待?不怕沾染了阴气了?

    “这不是在等你么?”

    姜子牙笑了,临走了他还喊了声:“快!将我的食盒提来!”

    姜绾柚一转头,就看到姜子牙和葛玄一人提了两个大食盒跟在了身后……

    要不是只有两只手,怕是提得还要更多!

    姜绾柚出了地府,又在那破败的道观内找了一圈,找出了一些喻繁用来施法的东西,和一些他逆天改命之后存在那里的重要物件。

    待一行人出了道观,那本就破败的道观失去了最后一道支撑,轰然倒塌了……

    “我去找姜乐滢,你有事就先回。”姜绾柚拉住了景奕的手,景奕深深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舍的轻轻在她掌心画圈。

    到了皇城外,景奕便与姜绾柚分开了。

    他的确很忙,来见姜绾柚的时候也是放下了手头的事情赶过来的。

    姜乐滢很好找,她就在姜昇的宅子内待着,这两日也不知道怎么了,不论做什么都特别倒霉。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