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拿到自己想要的户口本之后,李柏言像是松了口气,心上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现在的局势就是两人总算可以好好的过日子了,尽管并没有得到家人和父母的支持,但是能以这样的方式结婚,已经是非常的开心了,别的也不敢再奢求了。

    于是乎,第二天一早,两人便早早的起床,去民政局领好了证件。

    其他的承诺都不重要,在这些红色的本本面前,全都是空谈。

    李柏言跟裴倩倩手拉手站在大门口,两本实打实的证件放在手上李柏言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不少。

    尽管现在并不是适合结婚的时间,可是李柏言跟裴倩倩的关系急需一个确定性。

    而结婚证就正好是这个确定性。

    两人领证后,互相把这张照片,晒到了社交平台上,一时之间,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

    而裴倩倩也在往心态好的方向发展。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唯独威廉不一样。

    因为他把裴倩倩的事情说给了李柏言,这也导致了他失去了威胁裴倩倩的东西。

    现在的威廉还欠着一屁股的债,他想靠自己的能力把债务给还上是绝对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威廉一个人赖在巴掌大的出租屋内发呆。

    他看着满地的狼藉,却无从辩解,也无从去拯救自己。

    威廉手上拿着一瓶七十多度的酒,他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可是酒这个东西非常的虚幻,人总会因为这些小东西而麻痹自己,然后忘却掉你自己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有句话说的非常的好,“举杯浇愁愁更愁。”

    试图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人,或许都是没有多少承担事情的能力的人。

    他们胆子很小,畏缩一切,且不敢面对,所以才想着用这些办法来让自己短暂的忘掉。

    忘掉并不能使自己清醒,和享受。

    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累,事情越弄越烦。

    显然威廉现在是根本不知道这些道理的,不然火烧眉毛了还能淡定的喝下去一杯酒,也能算做是一种能力。

    外人怎么看并不重要,毕竟威廉是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

    他跟别人不一样,只享受当下的那种快乐。

    许多事他自己想不开,也并不敢真的去照做。

    所以这才找到了用酒的方式,来麻痹自己。

    其实本来只是一点小问题,你用酒解决了,那问题便会像酒精散入到血液中一样,越来越复杂。

    就在威廉喝的正迷糊的时候,他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不知道这个声音是从哪儿来的,但是威廉还是醉醺醺的走出去开门了。

    天色很黑的夜晚,夜幕缓缓落下,威廉的门才刚开了一个小缝。

    随后,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五分钟后,威廉应声倒地。

    次日早上,韩诗琳跟贺迟在家里一起吃早饭。

    两人还在切三明治,却看到电视上播放出一则非常吸引人眼球的新闻。

    “梧宁区于今天早上在一栋奢华的小公寓内,发现一位无名外籍男士的尸体,据法医分析,被害人可能是死于昨晚,目前,警方正在一一排查。欢迎群众们提供出相关线索……”

    电视上的新闻才刚刚播放完成,韩诗琳就感觉胃里一阵闹腾,整个人都很想干呕。

    她捂着嘴,赶紧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热水。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