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朝仙吏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斩凡尘!我心问道踏绝巅

    青州,广平郡城,陈府。

    一晃二三十年转瞬即逝,广平陈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宅院扩大了不少,府邸变得越发气派,高门大户,恢宏气派,就连过往的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曾经,广平陈家虽也是一方大族,书香门第,不过在整个广平郡根本排不上号。

    世间际遇无常。

    陈家家主陈甲先金榜题名,金銮殿唱名,进士出身,放在寻常人家,这已经是光宗耀祖,祖坟前冒了青烟,羡艳全城之人。

    然而,这陈家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陈甲先中了进士不过是开胃菜,同年小儿子陈鹏举高中三鼎甲,翩翩少年探花郎,一举打下儒道顶级根基,前途一片光明,可谓是风光无限。

    一门双进士,父子同登科。

    这还没有完。

    陈家主大女儿拜入兵家圣地鬼谷水濂洞,不爱红装爱武,巾帼不让须眉,成为天朝赫赫有名的女将军,统帅天朝王牌军团.

    最关键的是,据说大儿子陈楚更是了不得,拜入道门,俨然是仙庭高功长老.

    父子父女四人一个个皆是人中豪杰,整个青州都为之轰动,传为一段佳话,陈家女儿,陈家兄弟二人也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成了广平郡,乃至整个青州所有少年的童年阴霾。

    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旁人羡慕陈家一飞冲天,然而在陈家后院,陈母却是忍不住悠悠叹息一声。

    三十年光阴紧紧流淌,许是驻颜有方,陈母并没有高寿七八十的老态,一副四十岁夫人的模样,只是鬓角多了几片银白,显得颇为年青年,这会,陈母低头打量,神情恍惚。

    在她面前,赫然是一张肖像画,画中有陈父陈母、大女儿陈婉、二儿子陈楚、小儿子陈鹏举,一家五口阖家团圆。

    “夫人,你又想孩子们了?”

    陈甲先见了陈母这模样,摇摇头,道:

    “他们每年都抽空不远万里回来看你我,你有何不放心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我难能放心。”

    陈母没好气看了一眼陈甲先,随口问道:

    “天朝仙庭换届了,我让你打听孩子们的去向,你打听了没有?”

    “这”

    陈父讪讪一笑、

    前些年,他靠着朝中的一些人脉,还能打听儿子、女儿的情况,可随着儿子、女儿一飞冲天,晋升大神通境界,涉密级别陡增,他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尤其是大儿子楚尘,根本打听不到了。

    “他们眼下是朝中大员,哪能随便打听,不好说.”

    陈甲先摆摆手,正欲敷衍过去,然而,也就在他“不好说”的话音刚落,耳旁便传来了神识传音,让他神情一怔:

    “郡守来了,郡都管竟联袂而来,还点名拜见你我夫妇二人。”

    陈母一听,又有些诧异:

    “老爷,发生了何事?两位父母官怎么突然上门,还要见我这个妇道人家?”

    “这就不晓得了。”

    陈甲先摇头,心中也颇为好奇,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道:

    “夫人,走吧,莫要怠慢了贵客。”

    说话间,陈家夫妇二人没有耽搁,当即出了庭院,向着前屋赶去。

    这会,管家已经将客人迎入厅内。

    “稀客稀客~”

    人未至,声先到。

    陈甲先颇为熟络地招呼郡守、郡都管,不过人一到大堂,他神色微微一变。

    原因无他,上门客人打头的并不是郡守、郡都管二人,恰恰相反,他们连坐都没有坐下,而是站在厅中。

    在他们身前,一位身穿儒袍的中年男子,一位身穿道袍的老道悠然端坐。

    广平郡守、广平郡都管毕恭毕敬站在儒袍男子、老道身后,低眉顺目。

    陈甲先作为同进士出身,虽赋闲在家,不过道行修为高深,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儒,在青州地界人脉不俗,一见屋中儒袍男子、老道,他很快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面露惊诧之色: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现任青州牧宗文远,青州鬼神司都管“庭章老人”,分管青州阴阳的一把手,二把手齐聚陈家。

    这阵仗,饶是曾经金銮殿唱名的陈甲先也有些发懵了,好在,他也算八面玲珑,心中震惊万分,也没有失了礼数:

    “晚辈见过宗前辈,见过庭章前辈。”

    说完,陈甲先伸手一引:

    “两位前辈,请上座!”

    青州牧宗文远笑着摆手:

    “陈家主、陈夫人是主人,二位请上座。”

    州都管“庭章老人”笑着附和:

    “不错,哪有喧宾夺主的道理。”

    “是是是~”

    陈甲先、陈母心中惊讶莫名,不过盛意难为,夫妇二人只好诚惶诚恐坐在主座上,明明是自己家,二人却是颇为拘谨,只坐了半个屁股。

    “陈家主、陈老夫人,不知近日”

    待落座后,众人便是一番寒暄客套。

    原本,陈甲先、陈母见州牧、州都管亲自上门,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心中有些紧张好奇,可令夫妇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州牧、州都管只是闲话家常,寒暄客套,表达问候。

    直到告辞离开,州牧、州都管也没有提什么正经事。

    这让陈母那叫一个意外。

    “老爷,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楚儿,是楚儿.”

    陈甲先起初也有些发蒙,不过方才他私下神识传音问了郡守、郡都管,知晓发生了什么,咽了咽口水,喃喃道:

    “此届仙庭高功大会,咱们家二郎当选仙庭大长老,跻身天朝十八佐国重臣之列”

    “仙庭大长老,佐国重臣”

    陈母亦是书香门第出身,见识也不差,一听“佐国重臣”,她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那叫一个震惊,仙庭大长老若是放在朝堂,那就是内阁阁老,一朝宰辅.

    我家孩儿,佐国重臣.

    陈母不由有些梦幻感。

    陈甲先内心的激动比起陈母更甚,他进士出身,又曾入仕做官,“佐国重臣”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祖坟冒青烟了,不,这何止是冒青烟,简直是青云直上九重天.”

    陈甲先激动到语无伦次。

    也就在陈父、陈母激动,没有回过神之际,一旁的管家匆匆来报。

    “老爷、夫人,青阳侯府呈上拜帖!”

    “老爷,地元龙宫送来请帖,请您和夫人入龙宫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