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越发接近的脚步声,赛恩斯·索罗亚德开口道:“一直以来,我的心中始终存在着一个疑问。”

    迟愈停住脚步,一语不发地望着他。

    “在我看来,神明凌驾于世间的一切事物之上。它们全知全能,任何阴谋算计在它们面前都无所遁形。”

    “所以,当我意识到海洋之神极有可能是假死的时候,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

    “既然是统治着奥维斯的神灵,就算因为缺乏信仰而暂时虚弱了一些……又为何要掩盖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我唯一能想到的原因是,有人想要对它不利。”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能够与神明抗衡的,唯有同一位格的另一位神明。”

    “也就是说,至少在海洋之神的认知中,有一名甚至多名神灵觊觎着它的位置。”

    “以这一结论为前提,能够衍生出更多的推测。”

    索罗亚德逻辑清晰地道,“第一,虽然不清楚究竟符合怎样的条件才能被称为‘神灵’,但很显然,一个世界的神明并不只有一个。”

    “第二,神灵并非全知全能,它们也会受伤,甚至死亡。”

    “第三,神灵与神灵之间不是友好的协作关系,而是互不相容的死敌。”

    索罗亚德低下头,遥望着不远处的迟愈。

    见女孩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仿佛无风的湖面一般平静,他不自觉地扬起笑容:“你一点都不意外……这些推测对于你来说,是已知的事实?”

    迟愈依然沉默。

    索罗亚德并不在意:“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承认了。”

    “既然如此,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他兴致勃勃地道,“世界上真的存在神灵?”

    迟愈垂眸思索片刻,还是轻点了下头。

    “神并不只有单独一位,也并非全知全能。它们擅长的领域各有不同,彼此之间经常争斗?”

    迟愈再次点头。

    “它们互相争斗的原因是什么?争夺信仰?还是力量?”

    迟愈没有回答。

    索罗亚德没有因此而失望,反倒越发激动起来,“还有,神灵的本质是什么,一种生物?还是磁场?亦或是某种我们目前还无法认知到的能量?”

    “以及……想要成为神灵,必须满足怎样的条件?”

    见迟愈依然沉默,索罗亚德收敛了一下过于兴奋的心情,“抱歉,是我太激动了。我能看出来,你身份不一般,不是伊丽莎白·坎贝尔或是克维尔·查理的那种不一般,而是……”

    索罗亚德停顿片刻,似是在斟酌用词,“你不是罗兰·范·德·伯格吧?”

    听到这么一句发言,迟愈倒没太惊讶……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副本中被Npc看出身份了。

    她非常淡定地回答道:“不是。”

    “果然……以佩德拉的性格,不可能告诉女儿太多隐秘。就算把那只猫留给女儿,更多肯定也是为了保护……这种层次的实力与认知,别说是佩德拉的女儿,就算她本人,或者说我,都远远无法匹及。”

    索罗亚德一副了然的表情,“你是来自于……星空之上?就像那些神明一样?”

    迟愈想了想。

    来自其他世界……应该也算是“星空之上”吧?

    所以,她点头道:“是。”

    索罗亚德的眼睛一亮:“在世界之外,果然还有文明存在?”

    他追问道,“你们可以在我们的世界中随意穿梭……那么,对于你们来说,我们的世界究竟算什么?观察对象?实验品?亦或者……玩具?”

    “如果是前两者,你之前几天的行为应该更具章法才是……”

    索罗亚德自言自语道,“所以,在你们这些天外来客的眼中,我们的世界只是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