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很快,有人便发现,每日送上门的物资的选购极有限,且积分价格似乎比之前还要贵了。

    哪怕这么久以来,他们想不明白,陈夜曾经囤积了多少物资,又从何而来,但是眼下外层涌进了这么多人,用膝盖也能想到,怕是物资不多了。

    虽说,短时间内咬牙撑一撑也还是能度过。

    捱了这么多次的饿,谁家还没有点危机意识,即使在这个看似安全牢固的城市里,之前或多或少都会在家中尽量囤些物资。

    京城来的人多,但是随行也将收集上来的物资也一并运到了S城来。虽然不多,但是勉强还能熬一熬。

    可是疫情不控制住,无法正常工作,一样是坐吃山空。届时物资耗尽,手里也没有积分,还是不免回到先前的日子。

    有人开始后悔当初为了丁点黄金,与城外的人交换了太多物资。

    当时只想着积分终究不是钱,黄金才是最保值的东西。况且当时每天还在工作,源源不断有收入。

    多想末世前自己的借贷生活啊。

    以为一切稳定,生计不愁。

    没想到,再来一次,依然过成了这样的生活。

    就在城内物资即将用尽时,突然有人惊呼,天上的月亮似乎开始正常了,也不如之前贴脸一样巨大了。

    加上新出的药物已经有了最新的检测报告,试用的病患们情况好转。

    这是否表示,这一切的异常,都即将要结束了?

    毕竟都经历了这么多次的大灾,对每次季节变换,环境总是有异常发生也有了一定的经验。

    若是太阳重新出现就好了,起码还能再种点粮食。

    不得不说,华国人真的是把走到哪,种到哪这种传统农耕思想发挥到了极致。

    陈夜多日不现身,也没有任何通知消息发出。这不得不让人,越发要往她是否出了什么事上面想去了。

    她虽是个不喜麻烦的人,通常也外出办事。纵使平日里连内层的人,也难得见其首尾。不过林立偶尔也会搞点通告出来。

    虽然见不到人,但是也知道她就在家中。

    而不似现在这般静寂到几乎不在人世。

    而近两天,丹莫的脾气似乎更加暴躁了,有点像别人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势头,一点点不如意的地方,就要骂到对方狗血淋头。

    好几次都到了要拔枪的地步了。

    这更加坚定了某些人,认为丹莫想要趁机上任的野心。

    这种猜忌,犹如一颗种子,种下后,自然有万千言语化成春风细雨滋润它茁壮成长。

    丹莫发现自己无论走到哪里,背后似乎都有各种窃窃私语。连林立在见到自己时,眼神明显不对了。

    他看着林立,眼神凌厉,“你有话要说?”

    林立迟疑了片刻,内心各种声音争斗了一遍,才终于是开了口。

    “大小姐到底去哪里了?”

    丹莫眸中精光一闪,“外出寻药了。”

    林立神情严肃,与他一贯在陈夜面前嬉皮笑脸的样子截然不同。

    “科研大楼那边已经有了最新的结果,大小姐怎么还不回来?”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