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南宫陵光无语了,言怀夕沉默了,任启默默的背过脸去。

    真是没眼看了。

    “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

    林青弦翻了翻白眼。

    “你们要是不想清理呢,那我就不清理了呗。反正我和学弟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睡倒是没有什么,就你们两个……”

    林青弦眼神在两人身上瞄了瞄。

    “抱在一起好像也没有什么。”

    “学长,别胡说八道了,我们来帮你搬,搬完之后我们赶紧把找到的瓶装酒处理下。”

    言怀夕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也跟着搬起来。

    林青弦听到还要处理瓶装酒的事情,顿时想到他们现在储存的水量已经明显不足了。

    再加上他们搬东西流了不少汗水,身体需要补充的水分就更多。

    也不知道言怀夕他们收集来的物资,够不够他们补充。

    从中午忙到傍晚,四个人总算把银行保险库中的铁盒子移出了大片空地。

    随即四个人又忙着打扫卫生和蒸馏水。

    这一搞便到了晚上。

    言怀夕刚坐下来没多久便闻到了从他们身上传来了严重的汗臭味。

    不得不说他们这几天风尘仆仆的奔波,加上又没有足够的水资源让他们梳洗,这身上不发出臭味才怪。

    “林青弦,你带着学弟和我出去。”

    南宫陵光一看言怀夕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出去?这大晚上的出去外面做什么?”

    林青弦一脸懵逼的看着南宫陵光。

    “吹风散味,不然你想臭烘烘的待在里面等着发酵?把阿夕臭到?”

    南宫陵光撇了他一眼。

    他就没有发现自己很臭?

    林青弦此前并没有发觉到身上有什么臭味,现在听南宫陵光这么一说,嗅了嗅身上的味道。

    草。

    还真臭。

    林青弦忍不住掐住自己的鼻子。

    “阿光,你怎么也不早说,这味道都能把我给熏到,更别说把学妹熏到了。”

    “学长我们得洗个澡,不然挺着这个味道别说过六天了,就是一天都过不下去。”

    任启闻了闻身上的味道,也跟着皱起眉头。

    南宫陵光看着两人此时着实也有些狼狈的样子,沉思了一下。

    “现在水资源紧缺,连喝的水都没多少,想要洗澡的话还真有点困难。”

    “阿光,你看我们现在既然在城市里面,又能找到酒这样的物资。要是我们能够找到所有的酒,岂不是可以提取出来洗澡了?”

    林青弦话里面带着几分希冀。

    “你知道我们四个人洗澡需要用多少水吗?想要提取那些水出来得花多少时间?而且现在城市里面已经出现了不少幸存者,我和阿夕今天还杀了一波人。你说我们如果想要在城市里面大量的收集物资,会不会被那些人给盯上?”

    南宫陵光倒不是怕那些人,而是觉得他们就算找遍了整个城市,估计也凑不齐他们洗澡用的水。

    “城市里面有人了?你们还遇到了危险?你们怎么没有和我们说呢?”

    任启听到南宫陵光的话,不由得皱起眉头。

    “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我和阿夕两个人也解决了那些人。不过这城市里面还是来了不少人,我们能不与他们起冲突就别起冲突。”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