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左寒看着她,一言难尽的样子。

    他很想问,她一个女子如何瞒天过海当上一州知府的。

    可转念一想,这是人家的私事,搞不好还是杀头的死罪,他可不能随意打听这些。

    干咳一下,抬眼看向古茗烟,“不知古姑娘找在下何事?”

    古茗烟听到他对自己的称呼,眸光暗淡了一瞬,随即脸色严肃起来,“我今日是为京城七皇子失踪案而来。”

    “等等!”左寒向周围看了看,随即冷声,“先进去,此处不是谈话之地。”

    “古姑娘,你可是有什么线索吗?”

    左寒大致介绍了一下古茗烟后,众人就目不转睛盯着她,因为她口中的线索很有可能是救人的关键。

    “我不确定是不是线索,”古茗烟缓缓道:“那日我到城西香山寺上香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人。”

    “如何?”左寒问。

    古茗烟看了他一眼后,皱着眉道:“那些人着一袭黑衣,看着虽朴素,可我看的分明,那些料子根本就不是平民百姓能穿起的。”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说不定是哪家贵夫人或贵族小姐到香山寺上香,人家多带了些侍卫呢。”南流景此话一出,大家也觉得这个说法可以。

    可古茗烟却摇头,“我说的奇怪之处定然不可能只有这一点,”她看了众人一眼,道:“我看见那些身上都有泥土,而且像是抱了什么重大东西才会沾有的泥土,泥土看样子当时还未干,所以他们身上的泥土黏在身上,干了以后就擦不去,除非洗。”

    “泥土?”沈鹤渊听着这话,原本低垂的眸子微抬起来,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了姚成的话:

    奇国公府连续三次运送大量梅花出城。

    “那你可看见那些人去了何处?”左寒激动追问。

    “他们行色匆匆,似乎很不想让人看见他们一样,我那时候是被寺庙中香火熏的难受,所以才去了寺庙后山呼吸空气,这才看见的。”

    “后山!”谢筠眼睛亮了,“前面是寺庙,是一个很好的掩护,而后山一般不会有多少人去,因为山中蛇虫毒蚁多,寺庙定也会多加叮嘱,不要去后山。”

    毕竟这可要是哪位贵人在香山寺伤了死了,那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得到这个消息的众人明显情绪高涨,恨不得马上追去香山寺。

    可眼下天已经黑了,待明日吧。

    “古姑娘,留下来一起用饭吧!”谢筠对于这个姑娘还是很有好感的。

    “好的,谢谢了。”古茗烟也不多加推辞,走到左寒旁边拉开椅子就坐下去。

    “怎么?”她坐下后见大家都盯着她,一时搞不清状况。

    “啊哈哈哈,看古姑娘与左少主关系匪浅啊,不知两位如何相识的?”

    闻奇笑眯眯看着脸色不明的左寒,好奇似的问古茗烟。

    “我与左兄是在怀州认识的。那时候我们还一起查案呢。”

    古茗烟不觉得自己说这话有什么不妥,只是她才说完,旁边的左寒就给她夹了一块鸡肉,淡道:“吃饭吧。”

    言下之意就是别说了。

    古茗烟眯眼笑了笑,自然懂这个男人的意思。

    可其他人可就不会这样想了,尤其是南流景。

    见左寒对那个明艳动人的姑娘那么好,她心里某个地方酸酸胀胀的。

    那顿饭味同嚼蜡。

    饭桌上满是古茗烟开怀的笑声以及交谈声。

    当然了都是闻奇与她说,谢筠时不时搭一句。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