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瑞王妃话说至此,淡淡起身。

    “如今的闲王生活,无权无势,却得一身清闲自在,是他想要的,却是公主理解不了的。公主刚才问臣妇,知不知道您到底还在坚持什么?您的坚持,臣妇其实根本不好奇,也不想知道,臣妇只是想跟公主说句话,人活半辈子,不该为不是自己的东西忧心。

    两国多年友好往来,百姓安居乐业,免于生灵涂炭,有您的功劳,但更多是因为大晋的国力日益昌盛。而辽东近三代国君没有一个贤良之人,若不是公主嫁过去,辽东怕是早就被列国分食了。自保都难,岂还有掠夺他人之心。大晋皇帝没有扩张之心,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辽东该庆幸。否则,公主不必嫁过去,无论是当年的十三王爷,还是后来的战王,平定辽东不在话下。”

    锦绣大长公主自认为自己是女中豪杰,有着雄心谋略。

    这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人身上,看到了不输于自己的气势。

    她不想承认,更不想被面前的女人压一头。

    她已经输过一次了。

    锦绣大长公主猛得站起身。

    “瑞王妃你什么意思?你这些话,莫不是想挑起辽东和大晋两国争端?”

    瑞王妃否定。

    “臣妇

    可没这么说,公主给臣妇的这口锅,臣妇背不动。臣妇只是劝公主,三思而后行。臣妇不懂国家大事,但知道若是两国交恶,受苦的永远只是两国百姓。圣祖先帝将大晋带进了开国以来最繁荣昌盛的高度,若是因公主的一己之私挑起事端,公主该想想如何跟圣祖先帝交代。”

    瑞王妃句句实话,锦绣大长公主心里憋着气,因圣祖先帝,无法反驳。

    她可以不在意任何人,却唯独不能不在意早已去世的父皇。

    那是她一生的追求和仰望。

    瑞王妃离开酒楼,在一楼大门口遇到了皇后。

    门口人多眼杂,瑞王妃没有行大礼,只是微微欠身,转身离开。

    皇后眼下没空理会瑞王妃的无礼,因为她刚从大皇子府出来。

    听闻了杀死耶律齐的全过程,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的直觉,大皇子怕是被人算计利用了。

    这个发现,让她的脑子里把所有的皇子都过了一遍。

    最终,锁定在获利最大的十三皇子身上。

    要真是十三皇子,她真后悔当年没有赶尽杀绝。

    “皇后。”

    嬷嬷从旁低声唤道。

    “瑞王妃脸色不太好,她和大长公主不会吵架了吧?”

    皇后摇头:“不知道,不用管。

    你现在去贺府,让贺大人查一下耶律齐死的事情,本宫要知道每一个细节。”

    嬷嬷点头:“是。”

    这时,突然街上传来兵马奔走的声音。

    皇后突然转头,面露紧张。

    “发生什么事情来?”

    嬷嬷急忙去打听,很快回来。

    “皇后,我们尽快回宫吧。不知为何,京城突然全城戒备,有人说是有危险的犯人逃窜,巡城兵正在全城挨家挨户的搜索。”

    事发突然,皇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只能赶紧进去,带着锦绣大长公主即可回宫。

    路上,锦绣大长公主看着街上来往穿梭、厉声查问的官兵,心里了然。

    她等了很久的战乱,总算是要开始了。

    夜九宸跟暗线说过,非必要不来找他,有事情他会用自己的办法联系人。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