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属下没有。”两人连忙低下头说道。

    他们当然不是不舍得走了,只不过是还抱着一线希望而已。

    “那还不赶紧走。”华九渊冷冷的说道,不知道是在跟烈风他们说,还是在跟自己说。

    烈风和烈阳连忙收起心思,都走到这里,也不可能回头了,玉家也出了,云舒可能真的是生气了,连送也不想送自己主子了。

    两人叹了一口气,也没什么好说,只能走了!

    一行人匆匆下了玉神山,只是在玉神山山脚的时候,却看到一抹浅绿色的身影。

    身影纤细,背脊却挺直,像是一株傲然在山巅的梅花,看着不堪风雨,却在寒风中挺立。

    华九渊呼吸一滞,烈风和烈阳却是一脸激动,云舒,那是云舒啊。

    难怪他们一直等一直等都等不到,原来云舒早就在山下等他们了!

    看着时间,恐怕比他们早很多出来呢!

    两人顿感一阵失策,早知道他们就不拖延时间了,这得让云舒在这里等了多久啊!

    烈风和烈阳暗暗的后悔着,歉意的朝着云舒打招呼。

    从今往后,云舒就是他们的主子!

    “云小姐,你来了?怎么不叫上我们,我们还一路等你呢。”烈阳笑着说道,故意在说华九渊也一直等他们。

    “等我?”云舒挑了挑眉,看向旁边的华九渊。

    虽然,但她还是觉得不见得吧。

    “当然,不然我们怎么会走这么久。”烈阳说道,虽然是他们拖延时间,但是若主子不同意,他们又怎么可能拖的了?

    所以主子真是太纠结了,明明是想要云小姐跟着来的,却又不愿意开口。

    “你怎么在这里?”华九渊幽幽的开口,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

    他是不想云舒陪他一起,但是云舒真的同意的时候,他的确是不开心的。

    就像是现在,看到云舒自己的确是很高兴,但心里又很矛盾。

    一整夜华九渊就是这样的心情,以至于他匆匆就出门了,干脆利落的斩断一切。

    “嗯,和子书表哥下山走一走。”云舒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华九渊顺着过去,果然看到玉子书从一辆马车探出头来。

    “华公子,你怎么这么早出门?”玉子书温和一笑,这时候算是明白,为什么云舒一大早喊他送她下山了。

    原来是如此。

    既然是自己充当工具人,就当的敬业点好了。

    “我跟宝儿表妹要去玩一玩,你要是有事,我们就不耽误你了。”玉子书说完,就朝着华九渊灿烂一笑,这笑容看的华九渊直接想撕了他。

    烈风和烈阳也是抿着唇,云舒是跟玉子书下山的,不是在这里等着主子?

    天哪,这太可怕了,他们都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走一走?玩一玩?”华九渊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云舒,语气冷嗖嗖的,像是在确定什么。

    “是啊,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云舒点点头,十分坦然的回答。

    旁边的烈风和烈阳忍不住闭眼,总觉得马上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

    云小姐怎么能这么刺激他们主子啊!

    太可怕了,这是故意停在这里,让主子看到,然后故意告诉主子刺激他的吗?

    好刺激啊!

    他们的心脏都要受不了了,云小姐怎么想得出来的!

    他们虽然看不到华九渊的脸,但从背影可以看出来此时华九渊真的很生气了啊!

    感觉像是随时都会将人撕碎。

    当然,那个人不是云舒,而是玉子书。

    玉子书也觉着有点冷森森的,但还是硬着头皮的说道,“是啊华公子,我们还赶时间呢,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玉子书说完,只觉得憋着一口气,云舒,我可是豁出命去给你当工具人了呢!

    一会要是华九渊要做什么,你一定要救我啊。

    “用不着你管!”华九渊冷冷的开口,随即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盯着云舒:“故意的?”

    按照云舒的性格,绝不可能跟玉子书去什么地方玩,根本就是忽悠自己的。

    而云舒只是目光淡淡的,“是啊,你能如何?”

    云舒一点也不避讳的就承认了,是啊,华九渊要如何呢?

    “这么可恶?”华九渊拧着眉,目光不善的看着云舒,他差点都忘记了,这个人其实骨子里也是很恶劣的,拿捏人的手段也千奇百怪,就看她做不做。

    现在很明显的,自己被拿捏了。

    “所以呢?”云舒挑眉反问,华九渊准备怎么样?

    “不怕我杀了他?”华九渊道,目光依然是很淡,但是玉子书明显感觉到一种死神盯上的感觉。

    “你可以试试。”

    “这是要保他了?”

    “我约出来的,自然是不能少了伴。”

    “不回去?”

    “出来了,回去多丢人。”

    华九渊:“……”

    “这是在逼我?”

    “三,二……”

    一字还没说完,华九渊就立马瞪了一眼云舒,抓着她的手带走,冲着马车内的玉子书丢下一句话:“她现在被我带走了,你滚吧。”

    “喂,这样不行呀,你怎么能抢人呢!”

    “宝儿表妹,你别走呀,快拒绝!”

    “华公子,你别太过分呀……”

    玉子书故意的嚷嚷着,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玉公子,我们主子走了,别装了。”烈风和烈阳都看着玉子书,有没有人告诉过他,他的戏挺假的。

    “咳咳,这不是为了你们主子着想吗?”玉子书恢复如常,假不假的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有人受啊!

    很明显的,华九渊明知道这就是骗他的,他也还是吃这一套啊。

    也不知道这个风光霁月,孤冷不凡的华九渊,为什么会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不过能看出来,是挺在意云舒的。

    这样他也不用担心了。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