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一切准备就绪后,这治疗也就开始了。

    考虑到罗老爷子身份的特殊性,所以这一场针灸治疗必须全程被围观的,万一是有心之人要害开国元勋呢。

    可是这关系到安家不外传的安氏针法,最终大伙达成了协议,进入手术室的人虽然只有宁沫和安爷爷,可其他人必须在外头透过玻璃围观。

    看着大气不敢喘的宁沫,安爷爷拍了拍宁沫的肩膀:“沫儿,你要相信自己,虽然脑部神经错综复杂,可你现在的针灸水平一点也不亚于爷爷的!”

    就连躺在床上的罗爷爷也是一脸赞同:“孙媳妇,你就把我当成普通病人就好,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宁沫吐出了一口浊气,郑重地对着两位爷爷点了点头。

    而后就见她背对着玻璃窗,从空间里拿出了一剂药水,把安氏金针挨个都在里面浸泡着。

    其实这去肿瘤的关键除了安氏针法之外,更重要的这一剂药水。

    可以简单的理解为这药水就是拿来毒死肿瘤细胞或者堵塞肿瘤营养供给以达到饿死肿瘤细胞的目的。

    而他们祖孙三人这几天一直研究的就是这药剂,里面的药材都是空间药铺里的,药效显着。

    不过它目前只能是拿来处理良性的,至于恶性的肿瘤也是无可奈何。

    因为恶性肿瘤的生长速度快,它自身的游走能力强,压根不会乖乖等你消灭它的,它甚至会浸润其他组织或者器官,也就是俗话说的转移。

    不过宁沫相信会有攻克它的一天的。

    十分钟后,宁沫就先扎把罗爷爷扎昏睡了,而后就是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扎针,安爷爷则是时刻注意着影像的数据以及罗爷爷的生命指标。

    “你们刚刚看清楚了没?”外头的人已经一头雾水了,其中一名医生问道。

    “这哪能看清,隔着玻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安宁沫在绣花呢!你说会不会压根不行呀?”

    “极大的可能,你看她想都没想就随便扎,要不咱们去阻止吧!”

    “说的什么话,不知道中途打断治疗的话,后果很严重嘛!”老院长呵斥着。

    ……

    半个小时后,宁沫针灸总算结束了。

    安爷爷递给了宁沫一个手绢:“沫儿,你做得不错,那肿瘤确实是小了,我相信一个疗程后,效果肯定斐然的!”

    宁沫看着显示器上面的肿瘤大小,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才接过安爷爷的手绢:“谢谢爷爷!”

    这手术灯一关,以老院长为首的医生就疾步走了进来,纷纷看着医疗的成果。

    看着显示器上那显示的肿瘤细胞,他们的脸就差贴到了显示器上了。

    许久之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样子的样子,所以用中医治疗肿瘤的方案真的可以行得通?

    “我这是睡了一觉就完事了?”清醒过来的罗爷爷不可思议道,“不过这头确实轻快不少。”

    宁沫上前扶着他就下了床。

    老爷子五根手指做起了伸展运动,而后还给自己的扣子解开又重新扣上了,再然后就听见了他那声如洪钟的笑声。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