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见到空姐停在旁边,沐景泰举手示意:“那个……”

    “这位先生,机舱内不允许抽烟。”空姐客气回应。

    “在说什么,我没有烟瘾。”沐景泰感觉很受伤。

    他可是元婴期,怎么会对凡间之物上瘾,无非就是想抽、抽不到就抓耳挠腮,心浮气躁、口舌发干罢了。

    空姐面无表情:在候客厅我都亲眼目睹你恨不能连烟头都吃下去的样子了。

    沐景泰也面无表情:“给我倒一杯白开水。”

    同时心里暗道:不让就不让,待会儿到厕所偷偷抽两包。

    等空姐走后,余影书越过温东阳,向过道探出头,瞧向另一边窗户旁的小姐姐:“哎,你没事吧,我可不是故意的啊!”

    周见见马上缩成一团:“噫!!!”

    见状余影书也很无奈。

    铁门山因为自家原因,就差了那么失之毫厘的分数,从一等宗门掉了下来,因而他们是相当敌视自己这边的。

    沐城主为了避免某丫头那张口无遮拦的臭嘴让事态升级,还特地不叫余影书和铁门山弟子说话。

    可毕竟自己给人家炸开瓢了,至少也应该解释一下吧?

    况且小姐姐还那么可爱。

    谁知周见见的反应……简直出乎意料,就像是被突然泼了一盆沸水,或是见了索命鬼。

    洪悯上人转过头来,脸上堆满不同于弟子们那般仇恨,而是极为和善的笑:“她没什么大碍,约莫三五个月之内无法使用神识,还要多谢影书你手下留情。”

    段天德那惨样他们都看到了,据说那家伙或许一辈子都与神识无缘。

    修士哪怕不用神识攻击,也是需要其来做许多有用的事情,若是神识不足,甚至某些功法都无法修炼。

    虽说再面对这姑娘,大家都知道要留一手神识防护,绝不会再发生那种问题,但万一呢?

    那种惨状,谁也不想再经历吧。

    余影书也想跟着客气客气,刚要开口就被沐景泰拍了两下胳膊,接着代她解释:“鄙派弟子下手狠一点,也是事出有因,对贵方其实并无恶意,只是想求速胜……上人知道,她男朋友先前是被法阵送下来的,不知道落了多少伤,她还担心着呢。”

    “我不是,我没有!”余影书感觉很委屈,忙小声冲老友吐槽:“怎么听着像我下手没轻没重让小姐姐受伤一样,真不是啊那就是个意外!”

    温东阳瞄她一眼:“那你不否认后半段咯?”

    “什么后半段?”余影书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嗨,我肯定担心你啊,万一你残疾了,后半辈子不都得我来照顾?”

    “少诅咒我,我是说男朋友那个称呼。”

    “滚边去,你充其量只能算是男性朋友,但绝对不是男朋友,我不搞基的。”说完后,余影书等了半晌系统的判定。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