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郭盛安两房是晌午前回来的。

    郭盛安加一起,买了加起来两头猪,共有420斤猪肉。若不是一头驴子拉车的重量有限,还得驮着月娘,他说什么都得再买些。

    年关猪肉价格该往上涨的,但猪肉贩见他兄弟二人买的多,就按往常价收的,一斤30文,共花了12两600文。

    路上,郭盛安兄弟俩合计下,猪下水多,猪头也大个,不如一起做卤煮,两家凑齐五两银子,买了卤煮的香料钱。

    各自回家,准备处理猪肉了。

    至于猪下水和猪头,郭盛全和小周氏处理好后再拿来。

    曼儿将大黄小黄关进后罩房,免得处理猪肉时两条小黄狗叼肉吃。

    郭盛安负责剔骨,剁肉。

    大部分肉拿来腌制;有些混着料灌进肠衣里,做成香肠;还有些搭建了个密封的环境,用木炭来熏肉。

    骨头用来熬骨头汤,排骨剔的肉不用太干净,可以做成烧排骨。

    猪下水需要清理干净,用以待会儿卤煮。

    猪头也要烧毛……

    之前猪大肠用面粉清洗,干净得吃不出屎味儿,吃进嘴里只有股卤香和嚼劲儿。所以这次月娘默许了用面粉洗。

    郭盛安嚯嚯自家还不够,离别时还规劝二弟家也用面粉洗猪大肠……

    他们家忙得如火如荼,老房子那边也不分伯仲。

    大周氏见这么多猪肉买回来,来不及和孙子培养感情,将玉轩往郭昌珉怀中一塞,火急火燎就去铁柱家请人过来。

    铁柱和秋兰婶子一同来后,大周氏捞起袖口就要一起干!

    小周氏赶紧制止:“娘,我们三家都在干活儿,待会儿晌午吃啥?还得留个做饭的。

    大哥说了,爹带孩子,你做饭,干活不累。”

    大周氏眼角直抽抽,“你大哥可真会说。”

    “嘿嘿。”小周氏干笑两声,又道:“娘,你去地窖多舀几碗粮食,中午咱们去大哥家里吃干的!正好他那儿的堂屋坐得开,四面有墙,没风不说,还挨着厨房!暖和!”

    “都是欠你们的。”

    大周氏走时,还提了几斤猪肉过去。

    郭盛安厨艺是家中公认最好的,但他去做饭了,家里猪肉谁处理?这些可都是力气活儿。

    他舍不得月娘干。

    于是只将做饭方法说给月娘,再由月娘转述给大周氏。

    大周氏不满地噘嘴:“都在同一屋檐下了,还让你来转达,他在我这儿真成哑巴了?怎么……”

    月娘默默地退出了厨房。

    晌午做烧肉,排骨烧豆角,还有菠菜汤。

    别看菜式少,但分量大啊!

    之前郭盛安他们都是用盘子盛菜,轮到大周氏这儿,都是用大盆子盛菜。

    饭也烧的干的,怕这么多人不够吃,她特地烧了两锅饭。

    郭盛安家这儿就两口锅,所以饭是在老房子那边烧的,反正两家离得近。菜是在郭盛安这边炒的。

    于是,大周氏又端着粮食火急火燎地回了老房子。

    皮粮淘好下锅煮,叮嘱院子里小周氏两句:“二郎家的!米饭在这边烧,你时不时盯着点,别给烧糊了!”

    “欸,好,娘。”

    交代完就匆匆往大郎家跑。

    烧肉的酱是郭盛安亲手制的,原本大周氏厨艺只能打两分,勉强入口那种,多了大酱在,两分的厨艺都上升到六分的合格线。

    老房子那边盛着两大盆饭过来,坐一起吃时,郭昌珉都忍不住夸:“老婆子,今天你烧的肉正正好,厨艺进步了啊。”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