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残明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孤影

    十二月十二日清晨,巨鹿县贾庄战云密布。宣大军队在营地周围布阵,杨国柱和虎大威分别在左右翼,中路是督标营,督标右营被派出救援,没能及时召回,勤王时五个营头的督标营,只有中营到达了贾

    庄的战场,兵额仅两千余人。

    杨国柱和虎大威也曾各自派出部队救援州县,由于卢象升召集匆忙,这些分兵都未能返回,最终参与贾庄会战的军队兵额约九千人。这九千兵额中,同样也包含有空额,从驻地开拔以来也有伤病减员,特别是缺粮之后潜逃者层出不穷,各营甚至不敢放营兵出门,到达贾庄的宣大军只有约五千

    人。昨晚清军开始接近之后,宣大军处于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中,各营开始出现逃兵。尖哨队全是家丁,许百总带队在营地周围巡逻,威慑那些有逃跑意图的兵将,李

    重镇在天亮时还当众砍了三个逃兵,但即便如此,仍有人不断想尝试。

    南方的地平线上黑压压的人群在靠近,清军的号角声连绵不绝,各色旗帜在晨曦中飞舞,秦九泽已经可以分辨出旗色。清军的阵线拉得很长,最东面是黄色旗帜,中间最多的是红色旗帜,西侧是旗帜,这是他们的主阵,基本都是步兵,前排甲胄一片明亮,在各小阵的间隔部署有

    少量亮甲骑兵。清军北面只有少量哨马,仍是围三阙一,阵线是一个弧形,两翼略微突出,远侧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骑兵,他们时分时合,在营地附近移动,以拉长宣大军两翼

    的阵线,牵制明军兵力,方便正面的步兵进行突击。

    许百总骑马来到秦九泽身边,“四个旗的真夷,两翼骑马的都是西虏。”秦九泽点点头,西虏也就是依附建奴的蒙古部落,无论组织程度还是装备水平都无法与清军相比,宣大边军常年和这帮人作战,这些蒙古牧民骑术精湛,成群结

    队气势惊人,一旦真正交战却往往落荒而逃。所以现在两翼虽然热闹,却吓不倒各镇家丁,秦九泽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却并非是说这些蒙古牧民没用,他们在两翼的活动营造出的气势,对普通营兵的精神压

    力很大。九边的军事体制中,战斗力都依靠家丁,他们的主要对手是蒙古人,从开边之后,双方有了商贸往来,冲突大部分是小规模的边境战斗,边军有筑垒地域和城池

    的支持,依靠少量精锐骑兵足以对付骚扰的蒙人。但现在与建奴的战斗,已经脱离了原来的模式,阵战需要大量步兵维持阵形,而这些普通士兵长期缺饷又缺乏训练,意志力和作战技能都十分不可靠,一旦阵形

    溃散,家丁再能打也只能逃命。清军大阵整体气势惊人,清军两天之内的表现,展现了远超明军的战斗能力。清军在侦查、机动、指挥、装备等方面都具备绝对优势,他们昨日骤然遇袭,以一个旗顶住了宣大军的攻击,斥候昨天确定明军营地,统帅迅速调集军队,主力天亮之前就完成行军。上万人的部队进入各自阵位,没有大的错漏,通过夜间机动

    困住了对手,这在冷兵器时代是很难实现的,需要具备强大的组织程度。宣大军失去了撤退的时机,只能被迫接受会战,否则在敌前撤退只有崩溃一途。同时宣大军并没有准备坚固的阵地,秦九泽大略估算了清军的兵力,清晨出现的大概是战兵,约在七千人左右,天亮后陆续有新的清军赶到,总数至少在一万五

    以上,宣大军仅从数量上就处于极大劣势,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

    清军中军一通炮响,全线开始应旗,号角声连绵不绝,阵线上分出许多散兵,他们开始往前推进,准备进入交战距离。秦九泽往自家中军看去,卢都堂身穿麻衣的背影在战场上显得有些突兀,他没有骑马,手中也没有拿兵器,正在炮兵的位置部署,中营带到此处的还有四门旧式

    的将军炮。这种火炮倍径小、射程短,但制造相对简单,曾在万历援朝之战中痛击日军,边军中一直大量装备。宣大虽然同属九边,但在红夷炮分配上不如蓟辽两镇优先,

    同时这种旧炮的重量比红夷炮轻得多,更适合机动作战时携带。顾显一跟在卢象升身后,怀抱着一把双手刀,市井传言卢都堂用一百三十斤的大刀,但这类重量实际都只是用来练力的,秦九泽没见过军中谁用超过十斤的武器

    ,卢都堂这把上阵用的刀他帮着拿过一次,大概有五斤多。边军常见的线枪、长矛、钩镰等长兵也只有三斤左右,正常的官造腰刀重量更是仅一斤出头,部分双手刀能达到三斤多,作为实战兵器,五斤已经算是重兵,卢

    都堂的武艺是真能上阵,所以在宣大颇服军心,如此的粮食供应情况下,换一个总督的话,宣大军恐怕早就哗变跑了。

    随着清军逼近,卢都堂也发布了命令,旗牌官指挥旗帜,因为中军和两翼,所以五方旗只用了三面。

    清军推进一段之后鸣金停止,阵线仍在弓箭射程之外,清军中军出现了火炮,秦九泽眯眼看去,并非是威猛的红夷炮,也像普通的将军炮。

    连续的号音之后,清军的阵线中的散兵开始出阵,既有步兵也有骑兵,步兵手持火铳和弓箭,进入两军之间的空白地带,其中的火枪以三眼铳居多。

    一声雷鸣般的炮响,宣大中军的将军炮率先开火,秦九泽能看到黑色的铁弹出膛,但照例的没有打到什么东西。

    清军的火枪兵在中间连续开火,远远的抛射出弓箭,宣大军爆发出杂乱的射击,阵线上白烟四起。这样打过几轮之后,宣大阵地的火器射击频率降低,不时还有炸膛伤人,火力比开初明显减弱,清军的骑兵开始靠近,用弓箭远远抛射,如果宣大军不迎战,这

    些散兵就会控制中间地带,直接打击宣大军阵型,消磨宣大军的意志力。

    中营副将李重镇发出命令,许百总挥挥手,跟在许百总身后,带着几名尖哨打马从阵型间隔中跑出,迎向前方的清军散骑。秦九泽带满答儿等另外几人,等着下一轮才出击。他与建奴骑兵交战多次,但这般阵战也是第一次,看清军的战法,与部分蒙人有些像,目前是开初的试探阶段

    ,清军的主帅很有耐心,用这些人消耗宣大军的武器和精力,后方的精兵等待机会再出击,今天的交战可能会持续很久。秦九泽转头看看北面,一些零散的步骑正脱离阵型,朝着北方发足狂奔,家丁则奔走拦截,追上时直接一刀砍过,地面上已经摆着一些尸体,但仍不停有新的逃

    兵出现。如果阵型溃散,清军骑兵众多,这里的步兵将很难逃脱,但宣大的家丁都是骑兵,如果他们全力突围,清军目前的兵力是无法围困的,也就是说,如果卢象升自

    己想要,现在仍能活命。

    对面连续爆响,几枚炮弹落在阵前,清军的火炮也推进到了交战距离,命中时迟早的事情,宣大的步兵队列更加骚动。秦九泽往卢象升的位置看去,他在指挥中营火炮逐一射击,这位勤王兵马总督记得每门炮的弹重和射程,记得督标营每个发炮手的名字,记得中营每个旗总以上

    军官的名字,记得每个尖哨和夜不收的名字,但即便如此用尽全力,他也只是在进行一场没有希望的战斗。

    火炮射击的硝烟弥漫开来,秦九泽的视线逐渐模糊。

    ……

    未时初刻,日头偏西,贾庄的战斗仍在持续,宣大军阵中充满死伤者的惨叫哀嚎声。秦九泽站在马旁仔细观察前方,从清晨打到午后,清军战斗很有耐心,他们派出小股步骑兵,清军具有数量和质量优势,逐渐控制了中间地带,用弓箭和火枪远

    程攻击明军主阵,不断削弱宣大军的战力,而清军则可以轮换人马,主阵始终处于安全状态。清军的火枪和弓箭攻击并不猛烈,但不停的给宣大军造成损失,随着时间的持续,死伤逐渐增多,特别阵中伤员的惨叫对士兵造成极大的精神打击,又处于被围

    困状态,步兵的精神一支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无论体力和精神都到了极限。唯一还有战斗力的,就是各将官的家丁,尖哨队是家丁中的精锐,是唯一交锋中不落下风的,满达儿甚至颇为兴奋,刚才跟着许百总多出击了一次,又砍回来一

    个脑袋,一路挥舞着跑回阵中,一跳下马就摸出小刀开始割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