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慕容珩转了转手中的瓷瓶,之后缓缓起身。

    “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孤要回宫了。”

    “主子。”

    朱雀唤住他:“鸠夜的毒,虽然萧问天说是没有解药,但是属下觉得,也不能放弃希望,只要是毒,必定有解药的,属下定会帮您再寻遍名医,一定能找到解毒的办法。”

    “孤并非放弃。”

    慕容珩拿着瓷瓶,眸光微敛:“孤正要拿着鸠夜回去,给世间最好的大夫看看,若是孤有希望,那一定是在她的身上。”

    朱雀有些疑惑。

    “世间最好的大夫?”

    “嗯,你也认识,此人便是孤的太子妃。”

    说罢,打开门,缓缓离去。

    剩下朱雀留在原地,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气氛这么凝重的时候,还不忘记虐狗是吧?

    *

    次日,白洛一大清早便起来了。

    准确来说,他一夜未眠。

    白天见到沈之鹤那个样子,太过震撼。

    究竟是谁做的?

    为什么这般做?

    而沈之鹤听到他提及他身世的事,似是避之不及,实在是反常。

    他身世怎么了?

    他印象中他一直是孤儿,流浪在了药王谷的山下,直到六岁那年才阴差阳错被萧问天看中带回谷中。

    其中有什么隐情?

    萧问天是你的仇人。

    这句话又浮现在了脑海中。

    白洛眸光沉了沉,之后用冷水洗了把脸。。

    天微微亮,白洛便出了客栈,快步朝着沈之鹤所在的地方走去。

    这次无论如何,他一定要问清楚!

    可能是因为他来得太早,他来得时候路边的乞丐和流民很少,厚重的霜铺在泥泞的路上,带着入骨的寒意。

    找到那间破败的瓦房后,白洛看见有两个小乞丐正趴着门框,朝着里面张望。

    他站在不远处,问了一句。

    “你们在这干什么?”

    两个小乞丐转过身,脏兮兮的小脸上,神色很是惊恐。

    “死……死人了!”

    二人大喊着踉踉跄跄的跑走:“死人啦!有人死啦!”

    白洛一惊,随即马上快步走过去,走进了那间破败的瓦房。

    看见里面的一幕,他瞳孔骤然紧缩。

    只见摇摇欲坠的瓦房内,梁上悬着一根绳子。

    而绳子上吊着一个人。

    正是沈之鹤!

    “沈师叔!”

    白洛大喊一声,快步上前,一剑将梁上的绳子割断,将人给放了下来。

    一触碰到沈之鹤的尸体,白洛的动作立刻僵住了。

    身体已经冷了,看样子,死了已经有些时候了。

    他来晚了。

    白洛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他稳住满心的情绪,快速的查看了一下沈之鹤的身体,他身上伤口不少,但是大多都是皮外伤和淤青,看样子在这里经常受人欺负。

    而他右手的手指全都鲜血淋漓,似是新伤口,有些不明白是怎么弄破的。

    检查下来后,发现没有别的致命伤,只有脖子上的勒痕迹能致死,屋内也没有打斗的迹象。

    应该是自杀。

    白洛拧了拧眉,心情极其复杂。

    沈之鹤的这条线索……

    断了。

    沈之鹤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他变成那般不人不鬼的模样也没有寻死,而他昨日问起自己的身世,沈之鹤却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白洛想不明白。

    他扶着沈之鹤,刚准备将他的尸体放下,却突然发现不对劲。

    他的胸口鼓鼓的,似是藏着什么东西。

    白洛伸手掏了下,发现是一团破旧的纸张。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