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裴琛现在只怕把“别有所图”几个字刻在脑门上。

    时忆单刀直入:“什么条件?”

    裴琛轻笑起来。

    “听说时光娱乐要和你解约?”

    时忆:……

    他今天一天之内无语的次数比过去一整年加起来还要多。

    和裴琛讲完电话后时忆差点想把手机扔出去。

    但想起柳女士发怒时喜欢乱砸东西的习惯,他忍住了。

    回到陆家,时忆原以为会看到扎心的你侬我侬画面,结果——

    书房里,两大一小各自占据自己的地盘,全都在学习!!!

    这世界已经卷成这副德行了吗?

    还能不能让他安心摆烂几天了?

    时忆恼火地回房间躺下。

    然后脑子里就不受控制地冒出陆生那个小屁孩说的。

    “吃了睡睡了吃好颓废哦!”

    陆家真没意思,连个跑步机都没有!

    在床上又打了好几次滚,他听见从书房休息时间传来的讨论声。

    “哥哥,我看到莘莘姐姐演的古装剧了,好帅啊!点穴是真实存在的吗?”

    然后是陆言带着笑意的回答:“点穴功夫在现实中确实存在,不过它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神奇。现实中的点穴功夫是一种中国武术技巧,主要通过点击或按压人体上的某些穴位来影响对方的身体机能,例如使对方感到疼痛、麻木或失去平衡等。”

    时忆想,老房子就是隔音不行,把他都听困了。

    然后小屁孩问:“那功夫也是真的吗?”

    这回换秦莘笑:“真的哦。”

    小屁孩立刻就来劲了,秦莘却故意逗他。

    “可惜我们都不会。”

    小屁孩有点蔫儿。

    秦莘:“但我知道谁会哦。”

    隔着一道门时忆都能听见小屁孩坐立不安的动静。

    秦莘:“时老师是咏春拳的正经传人哦。”

    时忆弹簧似的从床上支棱起来,还摆好了严肃庄重的表情。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人来敲门。

    他只听到小屁孩长长的一声叹息。

    “哎,那算了吧。”

    时忆:????

    不是,为什么?凭什么啊?他还嫌弃上了?

    怎么着他上辈子是欠了陆家人的人命债吗要这辈子被小屁孩折磨?

    正火大着,他又听阿生小大人似的说。

    “还是等时叔叔重新振作起来吧,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不可以给大人添麻烦。”

    时忆:……

    他是怎么做到小小年纪一把年纪的?

    柳女士最新的消息来到。

    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既然你坚持,那我们就走解约流程。】

    时忆盯着这条信息看了很久,最终将手臂横在额头躺了回去。

    “哈。”

    秦莘一直关注着时忆的情况,在从系统那里得知他已经睡着后才悄悄问陆言。

    “他最近还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来吗?”

    时老师也算是个豁达的人,但事关整个人生的巨大转变,任谁也不可能淡然处之。

    说来很巧,秦莘大概是此刻最能理解他的人。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