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找我修眼影盘?”廖钦看着被吴六一用餐巾纸裹得严严实实的眼影盘,心里一咯噔。

    以往这种包装的化妆品……都像是从战火纷飞的中东寄回来的一样,用惨不忍睹去形容都有点抬高了,一般修复起来难度很大。

    但看着吴六一和赵别枝诚挚的目光,他还是没说出拒绝的话。

    打开层层叠叠的包装,看到里面外壳干干净净没什么损伤的眼影盘,廖钦心头还生出了几分庆幸,还好,也不是很严重。

    而打开眼影盘后,他只扫了一眼,就立刻合上了盖子。

    坏了,高兴得太早了。

    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以后,他才再次打开了眼影盘。

    仔细端详着内里的受损情况,摔得挺厉害的,总共十二色的眼影盘,也就最上面那四块没怎么受损,其他的都已经四分五裂,“残躯”混杂在一起。

    不过对他来说,算不上太难了,只是要多费点功夫罢了。

    廖钦松了口气,抬起头看向倚着门框的赵别枝微微笑了一下,“放心,能修好的,保证和新的一模一样。”

    赵别枝闻言悬着的心也缓缓放下,她点了点头,“谢谢了啊,小廖哥。”

    “不客气,不过怎么这么巧啊?昨天刚和六一聊完,今天化妆品就给摔坏了。”

    廖钦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此话一出,吴六一的后背却陡然一凉。

    他一点点回过头,只觉得耳边仿佛响起了炮弹炸开的声音,而站在他身后双手抱胸的赵别枝和辛云,此刻宛如最近大火的猫meme视频里斜眼看人的那只黄皮橘猫。

    脸上就差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了。

    吴六一赶紧辩解:“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啊!绝对不是因为想看小廖哥修复才把枝姐的眼影盘摔了。”

    话说出口,吴六一就恨不得抽自己大嘴巴子,这叫什么话?简直就像是不打自招了啊!

    这下好了,就连原本专注于修复化妆品的廖钦也停下来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吴六一。

    吴六一此刻只想抱着头无声尖叫,他觉得自己和发疯的可云很有共同语言。

    “我真的不是故意,我也不知道那袋子里会有眼影盘啊……”他绝望地重复着,却见赵别枝摆了摆手,“没事,能修好就行了。”

    眼见赵别枝没有要追究的意思,吴六一这才松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廖钦也开始了修复工作。

    他拿出几只干净的烧杯放在一旁,用小刷子轻轻拨开了覆在大块碎片上的粉末,然后将同一色调的碎块放进一旁的烧杯之中。

    随后又拿出一个透明的皿器和过筛的小铁网,将那些粉末从眼影盘上一点点扫到网筛里面。

    接下来就是修复过程里最复杂的一步了,先对着这些粉末过筛一遍,筛出其中较大的颗粒,把这些小颗粒再根据颜色的不同进行分类。

    这个步骤非常考验眼力,看着廖钦的动作,一旁原本看得津津有味的三人都倏地瞪大了眼。

    不得不说,廖钦的眼睛实在太毒了,色感更是没话说,直径不超过两毫米的细小颗粒,他也能精准地区分其和周围其他颗粒的色彩不同,最终用镊子精准地夹进旁边的烧杯里面。

    接下来就是把这些粉块全部捣开,重新回归细腻的粉末状态,再全部放入一旁的消毒机里进行消毒。

    趁着消毒的间隙,再将眼影盘上原本用于盛放眼影的铁片撬下来,彻底空掉的眼影盘和小铁皮都用酒精和净水冲洗干净,再放进消毒机里消毒。

    等到消毒完毕,再把所有的器皿全部拿出。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