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说完就对着正屋里的大儿子江天才大声吩咐道:“大才,准备些茶水,快快给你江大伯斟茶。”

    躲在正屋里的母子俩不敢出门,听到安成德这样吩咐,安天才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郑氏怒气冲冲,不留情面的说道。“少在这里打马虎眼儿,今儿我们不是来攀亲戚的,就不进屋了,你就在院子里当着大家伙的面儿,把人找出来。”

    安成德见江家人气势逼人,只好让周氏将屋子里的板凳全部搬到院子里来。

    所有人都就坐后,周氏母子俩怯生生的站在安成德身后。

    “我姐姐人在哪儿?今儿你们安家必须给我们江家一个说法!”江成海站着拍着胸脯,面色发横的大声喊道。

    江武文给儿子江成海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江成海只好老老实实的坐下。

    江武文是想着先礼后兵,软的不吃,再来硬的。

    安成德看江武文领着这一帮子人赶来,无非就是想要个说法。

    “江老哥哥登门,想必是想知其前因后果吧?”

    安成德又开口说道:“前几日早晨,安某人在院子里吃旱烟,见老二天顺夫妇领着两个孩子准备出门。”

    “我便问了一嘴他们要去往哪里,天顺回我说,是去江家赴婚宴,说完他们一家四口就出门去了。”

    “记得那日,天色已是很晚,我和他娘一直在正屋里,也从未见他们回来。他娘还猜测说,他们一家四口这么晚未归,准是吃醉了酒,怕是已在江家歇脚,随后他娘才把院子大门关上。”

    “可……可谁曾想,第二日一大早,一对面生的夫妇领着安月安年来敲门,转头一看,也没见着天顺与盼儿。”

    “当时我便向那对面生夫妇打听,一打听才得知,天顺与盼儿在前面村子路边遇害了。”

    安成德说着说着,就低下头痛哭起来。

    郑氏听后,哭得也是怆地呼天。

    “我的盼儿……”

    安成德擦了擦泪,又接着说道:“后来,快至正午时分,官府的几位衙差,将天顺与盼儿的尸体运送至家门口。”

    “到那一刻,我们还不是敢相信,他们已经遇难了。”

    站在安成德身后的周氏,掩面哭诉道:“他们夫妇二人,年纪轻轻就这样走了,让我们老两口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人如何受得了啊……”

    江武文双眼泛红,严肃的问道:“既然当时你们已确认他们遇难,为何你们安家没有派一人来我江家说信?”

    “江老哥哥有所不知,老弟这也是为他们好,传统习俗是年轻人死在外面,若家中有长辈健在,是不能进屋举行丧礼。”

    “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乃大不孝。我怕他们在九泉之下,没法转世投胎。索性便找村里头几个长辈商量,以一切从简安葬,好让他们夫妇二人早日投胎转世。”

    江成海赫然而怒道:“简直胡扯!一派胡言!”

    这时,安天才怯生生回道:“此等大事,可不敢开口胡诌。”

    哭得两眼通红的郑氏毅然开口道:“那这两个孩子被你们赶出家门,你又当如何解释?”

    站在安成德身后的周氏连忙说道:“老嫂嫂,赶出家门此等话语,可不敢乱讲啊!”

    “哦?难不成是他们姐弟俩自己跑出来的?”江成海没好气的反问道。

    周氏再次开口解释道:“两个孩子自从爹娘没了,脾气就变得越发刁钻古怪,不与人亲近。”

    最新网址:www.ppxs.net